• 當前位置:首頁  政研參考

    【領導參考】錢學森談基礎研究(一)

    發布時間:2020-07-01  瀏覽次數:11

    也談基礎性研究


    在我國科技、經濟發展的新形勢下,如何進一步推動基礎研究的發展,需要對話,需要集思廣益,以便部署和安排好基礎研究的有關工作。其實,這個問題不僅我們國家關心,世界許多國家都很關心。不久前,在北京召開了國際科學聯合會理事會,到會的有幾十個國家的科學家,都談到基礎研究問題,不僅是發展中國家,發達國家也很關注。這說明,基礎研究已成為當代世界發展決策中的一個重大問題。我很贊同這樣一個看法:即將到來的新的世紀將是高科技的世紀,世界經濟競爭的焦點集中在科技競爭上。而要使科技和經濟有一個大的結構性的變化,能夠在激烈的競爭中別辟蹊徑,贏得時間,跨向前列,又有賴于自己的強勁的基礎研究。正是在這個著眼點上,世界上一些具有雄厚科技實力的國家和有一定技術基礎的國家,都把發展基礎研究作為戰略選擇的重要關注領域之一。我國是一個發展中的社會主義國家,與當代發達國家相比,還有很大差距。但是我們也有我們的優勢,只要我們制定正確的基礎研究政策,把發展基礎研究同發展高技術產業和改造傳統產業結合起來,就能使我國科技和經濟有一個大的發展,并且在參與國際經濟競爭中取得一定的地位。我想,這應該是我們能夠做到的。

    傳統的說法認為,基礎研究好象是解決一些遠水不解近渴、對現實經濟社會發展沒有多大意義的科學課題。這種看法現時已經不適應了?,F代基礎研究不僅包括各門自然科學中的純基礎研究,也包括廣大應用科學和應用技術領域里的基礎研究,叫基礎應用研究,是一個寬闊帶。這些研究在不同領域和不同層次上,對現代經濟和社會的發展起著重要的推動作用。如何對待新涵義的基礎研究,我認為我們也面臨著一個觀念更新的問題。

    在各門自然科學的基礎研究中,有一類課題就是所謂純基礎研究,這類研究是以認識自然和自然規律為目的的。這類課題的提出并沒有明顯的直接應用目的和應用背景,主要是依據科學發展的內在規律,對在科學發展前沿上可能出現的一些新的前景的一種探索,屬于人們在已知的基礎上探索未知的一種科學追求。我們作為馬克思主義者,當然知道:我們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指導下探討自然規律,一切得到的新認識又必然豐富和發展我們的世界觀,也會深化馬克思主義哲學。這本身就有重大意義。此外,人們認識自然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改造自然,以達到造福人類的目的。因此,沒有直接應用目的和應用背景的研究,并不等于對人類社會經濟的發展就沒有意義。從科學發展的歷史來看,許多重要的科學發現,在開始的時候,人們對它們的應用目的和應用背景也是不很清楚的。然而隨著科學的進一步發展,人們看到,它們在人類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中產生了多么巨大的作用。我們對科學應該抱有崇高的信念,任何有科學價值的重要發現,包括對自然和自然規律的新的認識等,都有重大意義,對人類科學世界觀的形成和發展,對社會物質財富的增長,都將產生重大影響。我想也因為這個道理,李鐵映同志在1988年8月下旬天津南開數學研究所舉行的“21世紀中國數學展望學術討論會”上,支持陳省身教授在會上倡議的“中國數學在2l世紀率先趕上國際先進水平”的計劃,并稱之為“陳省身猜想”,宣布要在政策和經費兩方面予以支持 (見《中國數學會通訊》1988年第4期報道)。

    我們對所謂純自然科學基礎研究課題的選擇,應當主要從科學發展的要求出發,而不是以有無直接的應用目的和應用背景為依據。由于現代科學發展前沿中的一些重大課題研究,往往需要許多新的技術裝備。需要大量的基建投資和研究費用,因此世界各國,包括一些經濟發達國家,在確定某些基礎研究項目的時候,需要審時度勢,從自己的國力出發,量力而行,我們更應如此。在對待基礎研究的政策選擇上,一般有價值的項目,我們又有一定基礎,甚至具有某種優勢的,應當努力發展;有些重大項目,我們自己能夠獨立進行的,可以依靠我們自己的力量進行,自己不能獨立進行的,可以參加國際合作;有些項目。我們現時缺乏必要的設備條件,將來又需要發展的,也可以派人到外國參加研究。當代科學呈現世界一體化發展趨勢,科學領域不象技術領域競爭那么激烈,發展國際合作,應是基礎研究政策選擇考慮的一個重要方面。

    應用科學和應用技術的基礎研究,從其性質講,屬應用研究,是有應用目的的,但又比較帶基礎性,所以可簡稱為基礎應用研究,是基礎性研究的又一個更為廣闊的領域。當然,一個具體研究領域,在開始時可能是純基礎研究,后來發展了又變為基礎應用研究。例如核物理,原來是純基礎研究,而自裂變發現后,逐漸成為基礎應用研究了;又如超導物理,自高溫超導材料出現,已成為世界矚目的基礎應用研究了。但我之所以提出應用技術的基礎研究,是要加深我們對應用技術基礎研究的認識。因為現時人們談到應用基礎研究的時候,往往指的是應用科學的基礎研究,忽視了應用技術的基礎研究,而這恰恰是我們當前許多關系國計民生的重大產業技術過不了關的原因所在。應用科學的基礎研究和應用技術的基礎研究不同之點在于,應用科學系指有一定應用目的的開拓性的或有長遠發展意義的研究,是以獲得某一領域的科學知識的突破為目的的,而應用技術的基礎研究,從我們國家的具體情況來說,大量的帶有補課的性質,主要目的不是獲得新的突破,而是要把國外已有的先進技術真正掌握起來,不僅要知其然,而且要知其所以然,以便更好地消化吸收,真正為我所有,為我所用,從而建立起自己的技術基礎。當然,在這個基礎上,我們也要力圖有所創新,有所發展。

    由于技術發展的不平衡性,國家之間相互引進先進技術,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向發達國家引進先進技術,這已經是一種普遍的國際現象。對發展中國家來說,為了得到盡快的發展,引進技術是一項不得不普遍采用的重要國策。但是,

    也應當看到,引進需要耗費大量的資金,而且由于國際經濟技術競爭的加劇,技術輸出國家的最先進的技術總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不可能輕易給別人。對于我們這樣一個人口眾多的大國來說,一些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產業,如果不能盡快地建立在自己的先進的技術基礎上,很多重要領域要靠引進,甚至大量重復引進,這對我們國家的發展是很不利的。我們現在許多重要生產領域,長期以來產品質量不高,原材料和能源消耗量很大,不僅在國際市場上沒有競爭力,在國內市場上也處于受進口貨排擠的二三等地位。產生這種情況的原因,別的不論,單就科學技術方面來說,并不是由于某些基本的科學原理不懂得,而是由于缺乏自己的技術基礎研究,對某些技術機理沒有研究清楚,因而在技術精密組合能力、工藝裝備、技術訓練、技術管理和技術監測等各個重要環節上都存在問題,有的連必要的技術基準和測試條件都不具備,這樣怎么能生產出高資低耗、有競爭能力、經濟效益高的產品呢?大家知道,交通問題是影響我國現代化建設的重大問題。汽車、飛機、輪船、火車的制造,在我國是老產業了,但時至今日,這幾個方面的發動機技術不能說我們都已完全過關了,與國外比有很大的差距。究其原因,或由于材料質量差,或由于加工工藝差,這些都應屬于技術基礎方面的問題。

    上面講的應用技術的基礎研究,主要指的傳統產業方面,至于現代高技術領域的基礎研究就更為重要了,常常成為產生新的思路和萌發新的產品設計的源泉。一些高技術和高技術產業發展很快的國家和企業,為什么把很大的資金投入到高技術領域的基礎研究上,其用意就可想而知了。因此我個人認為,基礎應用研究,不但科學院和高等院校應當重視,產業部門也應當重視,特別是重要的應用基礎技術的研究,各產業部門應當一一列出,努力從經費等各方面加以保證,力求盡快過關??茖W院、高等院校和產業部門的科研力量應加強合作,盡快地把我們國家的與當代世界發展水平相適應的技術基礎建立起來,這是我們的時代使命。

    此外,我們還應當加強對我們國家的若干基礎情況的數據資料的研究工作,這也是屬于基礎應用研究的一個重要方面,如自然資源的考察及其資料的積累和分析等,這對我們國家的發展決策關系很大。我們的耕地面積統計數據和衛星測量相差很大,這就是一個重要的基礎應用研究課題。

    最后,我想談點科學研究中的計劃機制和市場機制問題。我們國家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有一個重要創造,就是有計劃的商品經濟,這是我們多年來實踐認識的結果。在當今世界上,純粹的市場經濟是很少的。以農業為例,無論美國、日本或共同市場國家,都有一定的國家補貼制度,不如此,就會給農業帶來很大的災難,從而危及整個社會的穩定。我們過去的主要問題是沒有以市場為基礎,把市場機制和計劃機制很好地結合起來。應該看到,純粹的市場經濟是有很大的盲目性的,它既能給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帶來很大推動,也會帶來很大沖擊。對加強社會經濟的宏觀控制,不但我們應當重視,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也是很重視的。我很贊成周光召同志在科學院改革中提出的思想,基礎研究中很大一部分探索性的長遠項目和科學意義很大,但應用前景一時還不明顯的項目,是不能用市場經濟原則去指導的。在科研任務的規劃安排中有兩種規律必須遵循,一種是科學自身的發展規律,一種是經濟規律??茖W應當首先服從自身的發展規律,這是更為本質的東西。不要把市場機制和競爭機制混同起來。比如現在自然科學基金的項目評審辦法,就引入了競爭機制,但不是市場機制。過去幾年科技撥款制度的改革,對推動科學技術面向市場、面向經濟、面向生產,克服某些科研與生產嚴重脫離的情況,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這是應當肯定的。但是,也確實對基礎研究帶來一定的沖擊,這種情況也應當看到。從整體來看,我們基礎研究的國家投資,無論占國家總財政支出還是占財政總科技撥款的比例,都是偏低的,不但比發達國家低,而且比一些中等程度的發展中國家也低。因此,下決心增加基礎研究和基礎應用研究的投資比例,而且在抵消通貨膨脹因素后還能有一個相當的增長,應當作為我們國家的一項大政策來對待。除了有步驟地增加國家科學基金撥款外,我想各產業系統和大企業或大企業集團是否也能設置科學技術發展基金,國家在稅收政策等方面給以必要的支持,以加強基礎技術研究,加強有重要競爭領域的開發研究,加強高技術和傳統工業的結合,從而盡快地提高我國產業技術的水平。當然,基礎研究要取得成效,除了要有正確的政策和增加國家投資外,更重要的是要有一支素質較高的隊伍,這支隊伍要有連續的學科帶頭人。對這支精干隊伍,要給他們創造高效的研究工作環境和生活環境,一定要做到學術民主,使其能專心致志地攻關。

    今年,我們已經進入了人民共和國的第40個年頭。我們已經建立了門類比較齊全的學科體系,我們已經有了一支擁有相當數量,富有創造才華、在學術上和技術上都有相當高水平的優秀的科技工作者隊伍。我們尤其不要忘記:基礎研究,不論純基礎研究還是基礎應用研究,都是探索性很強的工作,人的主觀能動性非常重要,“死心眼兒”不行,機械唯物論也會誤事;我們有辯證唯物主義這個銳利的思想武器,這是我們之所長。我想這些都是我們繼續前進的很好的條件。只要我們能夠正視基礎研究中存在的問題,在新的形勢下有一種緊迫感,有一個重視和支持基礎研究的穩定政策,能夠很好地解決基礎研究隊伍中當前需要解決的若干緊迫問題,實事求是地堅持改革和開放的政策,充分利用當前有利的國際國內條件,做好基礎研究內部的協調管理工作,把加強基礎研究與提高產業技術相結合,我們的基礎研究和基礎應用研究定會有一個穩定的發展,并在促進整個科學技術和經濟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我們應當增強信心,加強對話,溝通思想,統一認識,在發揚優勢、合理布局的基礎上,扎扎實實地把基礎性研究推向前進。


    來源|《求是》,1989年第5期




     
    ? 2016哈爾濱工程大學政策研究室
    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南通大街145號 哈爾濱工程大學主樓 郵編:150001 電話:0451-82518347
    管理維護:政策研究室 技術支持:信息化處
    伊人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免费视频在线观看,欧美自拍亚洲综合在线,国内精品视频免费福利在线,电影大全免费观看